山西宏光:用技术创新把医用玻管推向世界
来源:运城日报 作者:董战轩 付 炎 发表时间:2018-12-30 10:35:50

盐酸左氧氟沙星注射液、维生素B6、葡萄糖酸钙注射液……如果您是医护人员或者曾经输过液,对这些药品术语或许并不陌生。但您可能不知道,包装这些药液和冻干粉的玻璃管,有可能是咱芮城一家企业生产的。

这家地处芮城的企业全名是山西宏光医用玻璃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山西宏光)。该公司董事长张怀民说:“在江浙一带,基本上做药液和冻干粉瓶有话语权的企业,用的都是宏光的玻管,宏光的玻管现已出口到世界12个国家和地区。”他认为,公司驰骋市场近20年的竞争优势主要是4个字——技术创新。凭着自主研发的核心技术,山西宏光把医用玻管推向了世界。

一个关于医用玻管的故事

山西宏光成立于2000年,是最早通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注册认证的I类药用包装企业之一,也是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和省级企业技术中心。今年1月至10月,该公司生产各种规格一级耐水药用玻璃管4.2万吨、安瓿20亿支,上交税金1066万元。

简单来讲,山西宏光生产的医用玻管销售对象是做安瓿和管制瓶的企业,这些企业将玻管进一步制造成药液和冻干粉的包装。

据山西宏光总工程师余景强介绍,早在公元前3700年,玻璃就已经诞生,而在医学上的应用仅有300年,医用玻璃的发展也出现过反复。在上世纪末,由于塑料包装业发展较快,它有不怕破、有韧性的优点,玻璃药物包装有被塑料取代的趋势。但在2000年前后,世卫组织研究发现,塑料是高分子聚合物,在其加工过程中,需要加入增塑剂、安定剂等“助剂”,这些小分子是塑料加工不可或缺的东西。但是,它们和液体药品接触之后,就会游离到药品中,影响药品质量。“玻璃作为医药包装具有许多优点,比如它的透明性、不透气性等等,还能够循环再生,生产效率高。因此,玻璃逐渐成为医药包装的首选材料。当然这也为山西宏光提供了良好的发展契机。”

余景强说,公司原有两台炉,现在已增加到10台。生产炉数量增加的同时也是一个提质的过程。质量怎么提?专业的说法是达到“双一级耐水”。医用玻璃包装一般要求耐酸、耐碱、耐水。其中,耐水指标非常重要,是关键。“双一级耐水”,一个反映的是它的表面耐水性,一个反映的是它的结构耐水性。两种特性均达一级标准,是产品质量提升的一个重要标志。

从品种来讲,刚开始只有20余种产品,现在增加到七八十种;从规格上讲,直径最大的有35毫米,最小的只有7毫米;最薄的0.4毫米,最厚的有1.35毫米。从颜色上来讲,现在不但有白色,还有棕色(琥珀色)。

关于医用玻管的嬗变,事实上彰显了山西宏光数十年如一日的执著追求,那就是“把事业做到最好”。

值得铭记的两次技术突破

如此精细化的生产要求,根植在公司先进的技术创新之上。

在山西宏光的发展史上,有两次重要的技术创新和突破值得铭记,一个是煤制气改造,一个是气改电升级。

2010年,公司采用节能高效的“两步法”专利技术,替代“五步法”来生产高热值的洁净水煤气,获得中国清洁发展机制基金为期3年、贴息5000万元的贷款支持。

燃气窑炉也就是火焰窑炉的建设成功,确立了山西宏光在医玻行业的地位。但是,火焰窑炉加工仍有工艺缺陷,燃气也有一定的污染和碳排放。考虑到长远发展和社会责任,张怀民反复权衡后,再一次下决心“自我革命”,拆掉火焰窑炉,改用零排放的电熔炉生产。

很快,利用自主研发的技术,公司建成4座医药玻管生产电熔炉及其生产线。中国清洁发展机制基金再次给予公司5500万元的支持。电熔炉投产后不但产品质量稳定,而且热效率高达85%,远远超出火焰炉35%的热效率。由此,公司在同行业率先实现从火焰炉向电熔炉技术和设备的重大突破。

山西宏光突破药用玻璃窑炉核心技术的同时,引进电力需求侧管理平台,安装了93个监测点。公司通过大数据云平台实现了控制升级和节电改造,降低了生产成本,由此取得32项科研成果,获得29个国家专利。2017年,公司被授予省级“两化深度融合和贯标示范企业”荣誉称号。

目前,山西宏光产品畅销国内近20个省(市、区),客户包括北京天坛生物制药、宁波正力等。因为质优价廉,产品还打开了国际市场,远销日本、韩国、印尼、越南、伊朗、乌兹别克斯坦等地。

三大规划为未来华丽转身

据分析,目前我国玻璃管市场需求量是60万吨,到2020年预计达到86万吨;玻璃安瓿瓶市场需求量是1300亿支,到2020年预计达到1780亿支。从世界范围来讲,需求量更大。

余景强说,山西宏光目前的生产能力是5万吨,不足国内需求的十分之一,因此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公司下一步的战略规划有3个方面:一是继续做好玻璃管,把生产规模扩大到16台炉;二是延伸产业链条,涉足管制瓶的生产;三是材料实现由低硼硅向中硼硅的转变。

从10台炉到16台炉,扩大生产规模,对于山西宏光来讲,是持续进行的一个常态化发展模式。

山西宏光的玻璃可以生产两种瓶子,一种是安瓿瓶,一种是管制瓶。之前,公司生产的大多是安瓿瓶,也就是护士打针时用砂轮割口的那种。管制瓶做出来后,冻干粉、疫苗、血液制品等对储存条件要求更高的药品就可以用它来包装。比如冻干粉,顾名思义,需要在冷冻条件下实现干燥,储存条件在零下25摄氏度。而管制瓶就能够满足如此严苛的玻璃包装要求,因为它的品质更高。

从材料上来讲,山西宏光下一步将由低硼硅升级到中硼硅。据介绍,目前,我国医药行业90%以上的材料用的都是低硼硅,高档药品所用的中硼硅包装材料,都是从国外进口的。余景强说,公司下一步就要做中硼硅管,来满足国内市场需求,从而替代进口产品。从价格上来说,低硼硅管一吨六七千元,而中硼硅管的价格一吨就能达到两万元,效益提升显而易见。“我们应该在十三五末完成中硼硅管的生产。”为了实现这一目标,公司在研发创新方面持续发力,每年的投入已由300多万元提高到五六百万元。

如今,山西宏光在业界的话语权随着强有力的发展态势在提升,已经成为中国医药包装协会理事,主持了《玻璃制造企业环境卫生与安全技术规程》的制定,参与了《药用低硼硅玻璃管》行业标准的制定。2016年,山西宏光成功承办了中国医药包装协会举办的“药用玻璃国际标准研讨会”。

谈及未来,张怀民说,绿色发展将成为公司转型升级的主旋律。在十三五期间,公司将投资5.5亿元,重点围绕高附加值的中硼硅玻璃和万吨级棕色玻璃进行扩建改造,使销售收入再翻两番,将玻管工业园初步建成中国最大的药玻研发、生产和销售基地,实现主板上市。

相关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