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开邮件

先烈为新中国打下万里疆土,死后却难有方寸安魂之地:郭华峰烈士女儿的哭诉!求助! [已回复]

    烈士为革命流血 女儿为坟地流泪: 我是革命烈士郭华峰的唯一女儿,我己经是七十五岁的老年人了。我父亲四五年牺牲时任山西省垣曲县武工队队長兼党支部书记。父亲三七年从河南开封高中毕业后参加革命工作。三九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曾任芮城县牺盟会秘书,虞乡县牺盟会特派员,垣曲县武工隊隊長。四五年八月在垣曲县王村镇被敌人杀害。当地为了纪念他,便把王村镇命名为”华峰镇”。一九九零年,芮城县委、县政府为了纪念他,又在他的老家芮城兴耀村村头建立了个“郭华峰烈士纪念碑”。 一九四六年,父亲的遗体被亲人自费运回芮城,在老家兴耀村自家地里安葬了。二零一四年,在友人的提意下,我和爱人以子女的名义在烈士坟前又自费立了个墓碑。没想到这块碑却招来不少麻烦,纠缠和干挠便接锺而来……甚至扒掉坟墓围砖几米長。为了熄事宁人,我们忍着气答应把坟围扒掉缩小点重建。但土地承包人却得寸进尺,还强求我们移动墓碑的方位。不答应便不能施工。据了解,当时村里分地时,就把每个坟头都剔去了一分地作为补尝的。我们立碑用地并未超出一分地呀!他们明显是欺负我们長期在外家中无人!我实在想不通,烈士为革命连命都奉献出去了,遗骨占用这么一点土地你都不依不挠?还有一点良心吗? 我是一九四三年出生在垣曲。两岁上没了爸,四岁上离开妈(父亲牺牲后敌人把我母亲抓进监牢。出监后改嫁它人)。我没有爷爷奶奶,没有兄弟姐妹,我是个实实在在的孤儿!在万般无奈情况下,我投靠了我伯父生话。我父亲在垣曲为革命做的工作芮城人又不知道,所以当地也没人关照我,过向我……我再艰难、再困苦、再无助,只能独自忍受。我从来没向组织开过口,没向政府伸过手。七十多年了,我个人设拿过国家一毛钱的救济或补助!只是上学时享受过减免学费而已!这我都没有一点怨言,我知道国家也有因难,全国烈士子女太多了,那能都顾得过来呀!叫我难以接受的是,我父亲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烈士,遗骨却埋在荒野田间,坟头连立个墓碑还要受人欺辱,被人扒毁!世间还有公道吗?正义何在呀!近一段时间,我寝食难安,时常伤心落泪!我仰天自问:我能依靠谁呀?我能指望谁呀?我能向谁诉说心中的苦衷呀?谁又能为我了结这宗难缠的纠分呀!我多次望着烈士的遗像说:爸爸!对不起!只怪女儿无能! 清明节到啦,这宗事又一次撞进了我的心头!我思前想后,鼓足勇气,还是向组织,向政权求救诉说吧!建国六十多年了,改革开放也四十年了,丰硕成果惠及全国人民!能不能也惠及一下这些为打江山而牺牲的烈士们!把他(她)们的遗骨安置到他{她}们该去的地方——烈士陵园!行吗?这个要求过分吗? 致以革命的敬礼! 求助者,烈士女儿郭翠霞 二零一八年清明节

附件: F5A30161-9EC5-490E-B03F-B27C8B3EF7B5.jpeg    F2420090-5DE7-4FCF-9AFF-518DF1382EA7.jpeg   

官方回复回复单位:芮城县人民政府    18-04-08 17:49

接到您的留言后,运城市政府高度重视,立即责成芮城县人民政府办理,现将办理结果回复如下:经调查核实,郭华峰烈士墓围砖被所占耕地承包人张永泽损坏属实。4月3日芮城县民政局、古魏镇和兴耀村等干部对张永泽进行了当面批评教育,并责令其立即将烈士墓恢复原貌。张永泽对自己的错误表示接受并在其监督下已恢复原貌,并表示今后绝不再有任何破坏行为。